民族學子的“警察爸爸”——記武漢市公安局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分局鐵箕山派出所民警夏清良
作者:   來源: 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27 15:05:00    點擊次數:0

        節后第一天上班,中南民族大學的責任區民警夏清良像往常一樣按時來到校園巡查。

  今年春節恰逢藏歷新年,藏族女生普拉姆過得很開心。除夕夜,她和兩名同學在夏警官家里吃團年飯,嘗魚丸、吃鱖魚、喝雞湯,倍感溫暖。正月初一,夏清良又特意來到學校,為留校學生送上新年祝福和壓歲紅包,和他們拉家常、手拉手跳鍋莊舞。民大學子和“警察爸爸”夏清良一起過春節,已持續了17年。

  守衛校園平安的“夏門神”

  1961年出生的夏清良,2001年開始擔任中南民族大學責任區民警。在校園里,從宿舍樓到辦公樓,隨處都可以看到夏清良的警民聯系卡,他就像“門神”一樣,守護著全校師生的安寧。

  “同學們喊我‘夏門神’,我就要盡最大能力守護每一個學生。”夏清良時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。

  近3萬人的中南民族大學,其中少數民族學生超過60%,各種民族文化在這里交融碰撞。維護校園穩定、保障師生安全、促進民族團結、責任大、任務重。夏清良創新建立派出所、學校保衛處、輔導員三級聯管責任制,摸索出一套調解不同民族學生之間矛盾的方法,引導學生相互尊重民族習慣、相互包容、和睦共處。17年來,他的責任區沒有發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。

  每年他都要給新生講授安全教育課,收集整理發生在學生身邊的典型案例,尤其是網絡詐騙、校園盜竊、人身安全等,深入分析案情,精心設計“課件”。每一次安全教育課,都能贏得學生的滿堂喝彩。

  夏清良手機微信中的好友絕大多數都是學生。生命科學學院輔導員劉曉說,夏警官是校園唯一的責任區民警,把工作做得非常細致。“他是民大師生的良師益友,是黨員同志學習的標桿,是干部隊伍的模范。”這是師生們對他的評價。

  關愛困難學生的“夏爸爸”

  壯族女生黃素珍來自廣西,自幼父母離異,與爺爺相依為命,依靠救助金和獎學金讀到大學。一進校門,暑期打工攢下的3000元生活費就被騙了。夏清良得知后,拿出3000元交給她。4年來,夏清良每個月給她500元生活費,隔三岔五帶她回家吃頓家常飯。“原來有爸爸是這種感覺。”從大二起,黃素珍管夏清良叫“夏爸爸”。再過幾個月,黃素珍就要畢業了。去年,武漢實施“百萬大學生就業創業工程”,東湖新技術開發區企業眾多,黃素珍學的是生物技術專業,她決定留下來。“夏爸爸”最近在轄區走訪,為她打聽與她所學專業對口的企業和崗位。

  對已經畢業的苗族學生王濤來說,“夏爸爸”他已經喊了10年。

  2008年冬天,夏清良第一次見到王濤時,他衣著單薄,連毛衣都沒穿。夏清良馬上給他送去保暖內衣和羽絨服,他每月拿出200元給王濤當生活費。王濤的母親去世時,夏清良又出錢幫著料理后事。畢業后拿到第一個月工資,王濤買了禮品,專程趕回武漢看望“夏爸爸”。那天,在火車站看到這個瘦高的小伙子向他走來時,夏清良回憶:“自己的鼻子一陣發酸”。

  “他資助學生,回家會如實‘報賬’。每次幾百上千地拿出去,我心里多少有點心疼。”其實,夏清良家里并不富裕,妻子唐祝英35歲就病休在家。女兒讀大學時一個月的生活費也只有300元。“當我們親眼看到他資助的這些貧困孩子,也被觸動了。”妻子和女兒從開始的不理解也慢慢轉為支持他。

  17年來,夏清良從并不高的工資中累計拿出10余萬元,先后幫扶資助26名少數民族困難學生。

  被師生挽留的“夏老師”

  在中南民族大學,很少有不認識夏清良的老師和學生。師生手機里都存著他的手機號,有時深夜,學生遇到思想疙瘩解不開,還給他打電話,時間一長,很多學生喊他“夏老師”。夏清良來電必接,有警必出。

  去年寒假的一天凌晨,派出所接到報警電話,一個小伙子稱學校一名女生和他網上聊天時說要尋短見。報警人提供的信息非常有限:蒙古族,姓名只知道大概發音。夏清良連夜和學校保衛處工作人員查詢學籍信息,找到了這名女生,并撥通了她家人的電話。電話那頭,當母親推開女兒的房門,發現孩子吞服了大量安眠藥,已經昏迷不醒,所幸發現及時,經搶救女生脫離了生命危險。

  “大冬天他從熱被窩里爬起來就急匆匆往學校趕”,妻子起初很不理解,“可能刑偵隊長也不像他這樣沒日沒夜的。”時間久了,唐祝英也深深體會到他那份強烈的責任心。

  2016年,考慮到夏清良已經55歲了,分局準備把他調至任務相對輕松的轄區。還沒辦手續,得知消息的師生,在校園網發帖挽留他,校領導親自登門請他留下來。“看著一批批學生從入校到畢業,不走岔路順利走入社會,我最有成就感。”面對師生們的挽留,夏清良決定繼續留在校園守護。“我也舍不得,愿意和孩子們待在一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