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小山村的父老鄉親——記山西省河津市清澗街道龍門村黨委書記原貴生
作者:   來源: 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12 08:50:00    點擊次數:0

  圖為原貴生(右三)在和村民聊天。

  “這些年,就是想打造一條經濟循環的鏈條,走出一條產業升級的道路”

  山西省河津市龍門村,傳說中魚躍龍門的地方。如果把龍門村比作一艘前行的艦船,那么原貴生就是那個掌舵人。黨的十九大代表原貴生既是村支書,也是龍門集團董事長,21年來,帶著村民們將一個貧窮落后的碼頭村,一步步建成生態優美、共同富裕的“全國文明村”“全國十佳小康村”,村人均純收入達2.5萬元。

  20年前,民辦教師出身的原貴生上任村黨委書記時,全村僅有一座年產2.5萬噸的焦爐,產值不過幾百萬元。2000年,原貴生發動全村黨員群眾集資入股,以村民個人股份14%的占比,建成一座22萬噸的焦爐生產線。眾人拾柴火焰高,焦爐廠的效益好,村民們嘗到了集體經濟的甜頭。2003年村里興建電解鋁廠,村黨委、村委會決定,從集體收益中拿錢給每個村民入一股。原貴生說:“廠子是大伙兒的,得保證全村分享到鋁廠經營的成果,人人都是主人和老板。”

  在龍門村的經濟成分中,集體經濟占70%以上,堪稱“命脈”:集體資產累計已超過10億元,年產值超過20億元,年上繳國家稅金1.5億元。集體控股、村民入股,成了龍門村的標簽。也正憑借著集體經濟,龍門村10年前就已成為小康村,但原貴生想得更長遠。他說:“龍門集團不斷探索,這些年,就是想打造一條經濟循環的鏈條,走出一條產業升級的道路。”

  “我把龍門村的發展總結為‘四輪驅動’理論。”原貴生伸出了4個指頭:“早些年我們是集體控股,但是純集體控股一定時間內也影響發展。于是我們通過招商引資,從單一的村集體企業發展到集體、個人、聯營、股份4種經濟形式同時發展的混合經濟模式。像吉普車一樣用4個輪子驅動,不管什么樣道路都能前行。”

  “我們希望通過發展旅游,讓更多人了解這里”

  長于學習、不斷充電。見到原貴生后,他剛從呂梁調研回來,“回來的路上就在想,人家那邊的土豆產業那么好,我們應該怎么和他們對接,尋找適合的方式來發展種植業。”

  光“愛思考”還不行,還得敢干事。原貴生說話語速很慢,做出來的事卻總讓人刮目相看。多年前“四輪驅動”理論剛提出來時,大伙議論紛紛:“到底行不行,集體經濟又不是走不下去了,為啥要引入外來的人?”

  原貴生力排眾議。龍門集團先后與安徽黑鈺集團合作,建成高端色素炭黑生產線;與國際大捷貿易合作,建成鐵路專用線……經過和民企、國企的股份制合作,龍門集團不僅盤子擴大了,產業結構、管理水平等各方面都上了一個新臺階。

  最近,原貴生腦子里還想著黃河邊上的仿古村景區建設:這是響應山西省發展轉型的又一力作。他生在這里,長在這里,深愛著這片土地。他開玩笑說:“不是有句歌詞嗎,‘我生在一個小山村,那里有我的父老鄉親’。龍門村這么有名,有大禹文化、黃河文化,這么好的文化招牌,我們希望通過發展旅游,讓更多人了解這里。”

  “集體有了錢,才能讓鄉親們過上美好生活”

  走進剛下過雪的龍門村,一群村民正在熱火朝天地清理路面,他們胸前都佩有“共產黨員”的徽章。

  “每逢吸收新黨員,我們都要告訴他要真心實意為村民服務,事事起帶頭作用,而不能認為自己有特權,越是困難越要帶頭上。”原貴生說。

  龍門村從1996年開始,每年給村民辦5件實事。截至目前,已全面實現了“住有所居、學有所教、勞有所得、病有所醫、老有所養”的“五個有”。他們建成了32棟水電暖等“八通”住宅樓,建成了高標準現代化的中小學教學樓,村集體為村民繳納醫療保險,村民的住院醫療費用全部報銷,60歲以上老年人每月可領取150至190元不等的補助……

  “集體經濟是基層黨組織凝聚力和戰斗力的基礎。”發揮基層黨支部的戰斗力,原貴生“把準了脈”,“集體有了錢,才能讓鄉親們過上美好生活。可以做公益事業、扶持老弱病殘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