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基層干部:“華廷是給村里干大事的”——記黑龍江省甘南縣興十四村黨委書記付華廷
作者:   來源: 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01 11:51:26    點擊次數:0

 付華廷(右)正在與采摘草莓的城里游客交談。

 付華廷(右)正在與采摘草莓的城里游客交談。

  總資產20多億元、村民年人均收入7萬多元的“龍江第一村”——興十四村的變化,可謂天翻地覆……

  “紅火的好日子,是付書記帶著咱們干出來的!”鄉親們這么說。

  “拼上身家性命,也要讓鄉親們過上好日子”

  1956年,山東省響應黨中央號召,向黑龍江省移民,開墾北大荒。臨沂縣有428名村民響應號召,來到甘南縣興十四村。

  說是個村,可別說房子,連樹都沒一棵。放眼望去,全是荒原,大風刮得人直不起腰,沙子打得臉上生疼……

  “大隊食堂每頓飯能用8斤苞米面,蒸出240個窩窩頭。全摻的甜菜渣、豆角皮、苞米瓤。”年近八旬的劉赫亭老人回憶。

  日子太苦了,大部分移民無法忍受,陸續返鄉。最后,只留下36人。

  1970年,21歲的付華廷當上村黨支部副書記。1972年,鄉親們選付華廷當村黨支部書記。付華廷發誓:“就是拼上身家性命,也要讓鄉親們過上好日子。絕不讓一個人掉隊,絕不讓一戶受窮!”

  1970年,為了實現機械化,付華廷和鄉親們東拼西湊,籌了8000多元錢,用一個多月,背回來1000多個零部件,組裝成了村里第一臺拖拉機。

  改革開放后,為發展村辦企業,付華廷背著煎餅,坐硬座火車跑北京、下上海,尋商機、找市場。餓了,就啃口餅;渴了,就喝涼水;夜里,就住澡堂子。

  有一次,建廠需要請一位專家。專家事多人忙,不大愿意為了一村辦企業出馬。付華廷嘴皮磨破、口水說干,差點兒下跪磕頭,才感動了專家。

  付華廷說:“就圖鄉親們都過上好日子。”

  “跳出農村看農村、跳出農業看農業,興十四村就有搞頭”

  改土造田、挖渠筑壩、購買農機、打井抗旱……多年愚公移山式的苦干,興十四村硬是把4萬多立方米河泥,搬到了3300畝貧瘠的耕地里,把600多畝高低不平的沙土地變成了良田,“靠天吃飯”成了歷史。

  填飽了“癟肚子”,付華廷還要鼓起鄉親們的“錢袋子”。

  話好說,事難辦。興十四村是有名的“三靠三不靠”:生產靠貸款、吃糧靠返銷、生活靠救濟,不靠山、不靠海、不靠城市。要發展,憑什么?

  “跳出農村看農村、跳出農業看農業,興十四村就有搞頭!”付華廷的話,鏗鏘有力。

  生產現代化。改變傳統種植方式,打有機牌,走特色路,建成1000多棟溫室大棚;購置大型噴灌100多臺套,耕地實現100%高效節水噴灌;建設大型農機專業合作社,實現農業機械化,“1000多畝地,只用一人管。”

  農業產業化。從上世紀80年代初,付華廷就帶領鄉親們創辦小酒廠、罐頭廠、乳品廠,發展村辦企業,1990年擴建甜蜜素廠;1994年建起檸檬酸廠;2000年建起了淀粉廠;2002年組建富華集團成功上市;成為黑龍江第一家以農業板塊上市的公司……

  產業多元化。興十四村名氣越來越大,村里順勢建起村史展覽館、村民別墅群、影視拍攝基地、現代農業示范園區、森林防火觀光瞭望塔等30余處旅游觀光景點。

  幾十年苦干實干,興十四村建起了擁有35家企業、1800多名員工、23億多元總資產的黑龍江富華集團,形成一二三產業協調發展的格局,先后受到國家、省、市各級表彰獎勵500多次。

  一個“三無村”“三靠村”,一躍成為“龍江第一村”。

  “只要我干一天,就要讓鄉親們說共產黨好”

  “做夢都想不到,咱農民大老粗,也能住上這樣的花園別墅。”37歲的村民馬春波樂呵呵地說。

  2005年,他一家住進了這棟氣派的小別墅。“造價是35萬元,我們只花了13萬元,其余的錢都是村里拿的。”

  “只要我干一天,就要讓鄉親們說共產黨好!”這句話,付華廷說在嘴上,記在心上。

  1981年全村居民住房實現磚瓦化,興十四成為全省第一個磚瓦化村。

  如今,村里建起花園別墅136棟、公寓樓34棟,全村80%的農戶住上花園式別墅,自來水、有線電視、電話和寬帶全部入戶;村民實行退休制,全部納入社保和新農合醫療,65歲以上的老人每年免費供應200斤大米、100斤白面,每月享受120元的生活補貼費……

  興十四村富了,但家人卻沒沾過付華廷的“光”。打當村支書那天起,付華廷就立了三條家規:一是凡是村上的事,不準家里任何人摻和;二是凡是村里的人,無論誰找上門都要以禮相待,但絕不許家人收禮說情,不準偏親向友;三是凡是要求村里人做到的事,自己家人必須先做到。

  家人常說:“華廷是給村里干大事的,我們不要給他添麻煩!”

  “畫”一樣的興十四村,“牛”一樣的付華廷。從年輕小伙兒干到兩鬢斑白,付華廷一干就是40多年。“擼起袖子加油干,興十四明天會更好。”他常常這么說。